客服热线:400-990-6200
扫码关注微信
邀请好友 下载客户端
登录 注册

人民日报内参:互联网+ 让创新金融与技术成为养殖业发展的突破口

2017-03-03 17:33:08

    牛肉产业作为畜牧业中的一个主要部分,是我国养殖业中发展最快的支柱产业之一,其所蕴含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巨大。目前国内养殖业大都按照“政府主导、龙头带动、规模发展、科技支撑、协会服务、市场运作”的模式在运转,其中存在的问题也随之显现,资金短缺以及一体化服务基础建设的缺乏严重影响了养殖业的发展壮大,制约了现代农业与农村经济的发展。

 

金融支持养殖行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金融机构贷款支持乏力。涉农金融机构发挥着支持养殖业发展主力军的作用,但政策性银行主要向粮食加工企业提供贷款,对养殖行业贷款涉及较少。商业性金融中,仅农字号金融机构向有抵押、有担保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或养殖大户提供贷款,其他金融机构基本上未介入对养殖户的支持。此外,一些缺乏有效抵押品,无担保的小微企业也得不到相应的金融服务。

    金融服务相对滞后,信贷产品较少。各金融机构并未开发出专门针对养殖方面的金融创新产品,主要通过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来实现对养殖企业的信贷投放。信贷产品也仅仅是联保贷款、小额担保贷款等传统信贷业务。从担保方式来看,银行热衷于足值的抵押物,且抵押方式不能创新,在办贷业务中极少见订单质押,应收账款质押,农机设备抵押等创新抵押方式。

    农民专业合作社面临缺乏抵押物的困境,使合作社难以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贷款。此外,即使合作社利用土地使用权与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而从银行获得贷款,当合作社违约时,土地使用权与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使用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说也是一大难题,并不能对于合作社的及时还款起到最大可能的监督作用,也就是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融资方式不具备普遍的商业化条件。

    融资成本高,制约银行机构信贷投入。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制约养殖大户做大做强。贷款利率普遍上浮,评估、抵押、担保费用较高,一笔贷款评估费、审计费和抵押登记费约占贷款总额的0.5%。

    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缺失制约金融支持力度。养殖行业属于微利和高风险行业,受天气、市场价格、政策因素影响较大。单个农户经营的落后农业生产方式和组织形式,使得有效规避农业生产过程的灾害风险和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较弱,急需参加保险转移风险。但近年来,农业保险发展迟缓,导致投保的农户与企业少,受灾损失难以分散,农业生产面临着巨大的自然灾害风险。

 

对支持养殖行业健康发展的政策建议

 

    一、夯实发展基础,做大做强养殖产业。以推进各省市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为契机,明确“十三五”养殖业发展规划,促进养殖业由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积极争取国家、省发展养殖业项目资金,增加本级财政扶持资金,重点支持标准化基地、龙头企业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品牌创建和新技术引进推广,积极培育一批养殖产品销售大户和企业,形成多渠道、全方位的流通体系。

    二、创新金融服务,加大养殖企业的金融支持。在农村金融产品的创新上,应结合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特点,设计符合农业生产经营特点且维护银行等金融机构自身利益的创新性农村金融产品。如通过成立专门的土地银行或在现有金融机构中设立专门的土地银行部门来提供专项农地抵押贷款,以加大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金融支持且降低金融机构的风险。

    此外,可以借鉴荷兰合作银行对农民合作社提供贷款业务的经验,设计覆盖农业产业链所有环节的金融服务和产品。可以对农业产业链上已建立利益联结机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提供传统信贷服务、农产品交易融资等服务。例如成立于2014年的“安心de利”产业链金融平台,在2015年1月,与科尔沁牛业合作,共同开发肉牛产业链上游牛经纪和养殖户借款业务。2016年,进一步推出了肉牛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云上牛”,它是基于新型金融服务模式和最新科技应用的肉牛产业链互联网服务平台,为牛场主提供养殖管理、牛只交易、技术咨询、产业链金融等服务,让牛场主轻松养牛,提高效益,享受全方位的肉牛产业链一站式服务。

    三、加大政府扶持力度,全面落实各项优惠政策。如“云上牛”综合平台在河南地区的开展和推进,受到当地政府和畜牧部门的大力支持,而企业也计划重点帮扶河南省贫困县农户养殖、生产,带动贫困地区全方面发展,利用其在金融风控、新技术物联网、电子商务、贸易等方面的优势,深入贫困地区,在当地开展符合地方实际情况的精准扶贫模式,将产业链升级整合与精准扶贫深度结合,为国家精准扶贫贡献力量。

    四、建立和完善养殖风险共担机制。建立健全涉农担保体系,可由市政府划拨部分财政资金作为担保风险补偿专项资金,担保公司出一定金额的代偿保险金。进一步完善财政支持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以提高重大灾害事故抵御能力; 承保机构要主动与畜牧水产部门沟通交流,做到“应保尽保”,提高政策性保险覆盖面,分散养殖业风险和损失。实现信贷支农风险的有效转移和合理分担。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 思想理论动态参阅